穿越之教主难为

第七百七十二章 猝死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扬秋 本章:第七百七十二章 猝死

虽然很不高兴,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:但王老大人不过是想想,还没付诸实行,黎浅浅也不能拿人家怎么样,不能这么霸道嘛!

春江还好,春寿嘴上就不饶人了,先骂了王老大人妄想,又骂王灿歹毒,就连那位刚刚丧偶的王三公子也骂上了。

之前因许大太太找上门,还大言不惭在外乱放话,叶妈妈觉得是自己给黎浅浅惹来的祸事,心情抑郁因而病倒,不过随着许家母子没再露面,那则荒诞的流言也随之烟消云散,叶妈妈的病情方才好转,如今临近年关,她知黎浅浅忙着,正缺人手呢!

因此略好了,就赶过来帮忙了。

不想才走过来,就听到春寿在骂人,她脸一板就把春寿拎到屋外去训话,春寿不敢反抗,只来得及朝好伙伴春江递去求救的眼神,春江爱莫能助的朝她摇头,别开玩笑了!刚刚叶妈妈只听到春寿乱骂人,没发现春江也在,要是她过去求情,肯定连她也得挨训啦!

春江朝她挥挥手,让她自求多福,春寿只得老实的让叶妈妈拎走了。

黎浅浅早听到外头的动静,不过没多事去管,叶妈妈好不容易养好病了,但因许氏母子上门攀附,让她心生不喜,对黎浅浅感到愧疚,因此才会病倒,现在回来,想来还觉得尴尬,有春寿帮忙转移她的心思,正好。

黎浅浅对春江招手,春江忙走过来,黎浅浅将手里正在看的信件给她瞧,春江刚看了开头两句,就愣住,抬头看向黎浅浅。

“教主,这是季小姐给您的信……”这是私信,她怎好看下去。

“没事,你接着看下去。”春江这才接着往下看,直到看完一张,她方抬头问黎浅浅。

“季小姐这信里说的,是……”

“对,就是靖亲王府。”

季瑶深养伤无聊,云少堡主为讨好未婚妻,已经送了好些东西给她解闷,又把两个会武的丫鬟送过去,谁知,季瑶深对那些书、画和古玩等物都看腻了,得知这两个丫鬟会武,便指使她们去府外给她买点心,买新出的江湖风云录,还是新的话本等。

出门多了,自然就会听到不少消息,之前靖亲王府和京中一些权贵府邸,一起遭皇帝猜忌,还把班师回朝的几位将军派去这些人的府外戒备,靖亲王府便是其中之一。

王知府这里把蒋老太爷涉及的案子审完,因金老板无意间透露,自己是靖亲王的遗珠,虽然王知府不太相信,靖亲王纵使儿女众多,但应该做不出,将女儿丢到青楼里,为他收集情报及敛财等事。

所以金老板的身份究竟为何?

王知府本来就要把这案子移交刑部,因为金老板身份问题,便使人八百里加急送进京城。

卷宗送到御前,皇帝看完之后,立刻下诏靖亲王进宫,靖亲王妃以靖亲王行动不便为由想要婉拒,不过皇帝都下诏了,哪还能容靖亲王拒绝?奉命去诏请的太监早就备好了软轿,直接把靖亲王请上轿。

靖亲王妃眼看拦不住,就想撞柱自尽好阻止靖亲王进宫。

不过靖亲王世子夫妻早看出苗头不对了,哪敢让母亲撞柱自尽,这是逃避罪责,她死了,一了百了,但他们这些活下来的人呢?皇帝会怎么看待他们?是知情不报?还是无辜不知情?

不管怎么说,都不能让靖亲王妃在这个时候做傻事。

靖亲王妃自诩聪明,可惜她不过是有点小聪明罢了!以为能把世人玩弄于手掌心中,还妄想着儿子做皇帝,她好做皇太后呢!

却不知,她的福份早被她自己折腾完了!当她设计丈夫那三个外室女时,当她把那些清白的女孩送进青楼,骗她们哄着她们为己所用,为了筹集军费,派人去将那些无辜商人灭门时,她就一直在消耗自己的福份,她自己的福份早就消耗光了,后来消耗的,是她儿孙的福份,可惜她毫无所悉。

靖亲王世子及其子孙们,生在宗室,生来就高人一等,享尽荣华富贵,这是他们前世或累世修来的福份,因为靖亲王妃的作为,耗尽了福份,他们即将迎来皇帝的震怒。

靖亲王进宫面圣,迎接他的,是皇帝的怒火,以及迎面掷来的卷宗。

靖亲王双腿是残,但他脑子没残,眼没瞎,两手也还好好的,所以他有些狼狈的接住卷宗,快速的翻阅完毕。

王知府送来的,只有蒋老太爷及金老板相关的案卷,但皇帝这里,早就循线派人追查下去,其他地方的案宗比王知府的早送到京城,只不过这些卷宗不如王知府送来的详细。

毕竟,王知府有金老板及已更名为黎涓涓的详述,因为有黎涓涓的陈述,金老板在许多地方的回答就显得避重就轻,王知府便紧抓着不放,定要她吐实,金老板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回答了许多自己原本不打算说的东西。

这些金老板直觉不想说的东西,恰恰正是靖亲王妃的致命伤。

金老板兴许不知,藩王私蓄兵马是件很严重的事情,尤其靖亲王没有封地,亲王一家就在京里,京城王爵能有的护卫是有定数的,但靖亲王妃命人在不少地方蓄养私兵。

金老板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,但皇帝和靖亲王一看就明白了。

靖亲王浑身颤抖,他根本不知道,妻子和儿子仗着他的名义,在外头做了这些事情。

“怪不得,怪不得啊!”怪不得皇帝召他进宫,妻子竟然激动到要撞柱自尽,她心里早就有底了吧?还有长子,他们全都瞒着自己,就因为自己是个废人?

靖亲王逃避现实多年,如今拨开迷雾,看到了妻子的真实面目,亏他还一直以为她是个温柔良善的好女人,是自己不争气,让她受委屈了!屁!自己成了残废自此一蹶不振,其实她心里很高兴吧?

反正她有儿子,还有孙子,没了自己这么碍眼的,作起事来也就不必防着谁知道了吧?

“皇兄,保重。”皇帝淡淡提醒他。“你浑浑噩噩这么多年,也该清醒清醒了。”

“我清醒干么?看看我,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,还清醒干么?”靖亲王拍着自己的大腿,他的双腿自膝下截断,再也不能行走,不能骑马,从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,直接变成眼前这个双腿俱残的痴肥男人,只能沉浸在酒色之中寻求解脱。

只是这些能带给他的欢愉都只是短暂的。

靖亲王任由卷宗撒落地,双手掩面痛哭,整个御书房里,全是他悲痛沉闷的哭声。

皇帝听了低头叹息,当年争储的激烈,他因年纪尚小,所以没被波及,但身在宫中,又岂会毫无所感。

当年呼声最高的,便是靖亲王,最先出局的,也是他,不过好歹是保住了一条命,另外几位皇兄们,可是直接就没了命,有的甚至连子嗣都没能留下,一家子全去了。

说起来,靖亲王一家,虽然靖亲王倒了大楣,但他府里妻小全都好好的存活至今,也算是好的了。

只是承平帝没想到,他这位皇嫂竟是如斯胆大。

“依律,朕得令刑剖和宗人府做出处分。”皇帝见他哭声渐歇,轻声道。

靖亲王没有放下双手,只是点了点头,“全由陛下做主,臣,没有异议。”

当晚,宗人府宗令与刑部尚书、大理寺卿,点齐人手前往靖亲王府,靖亲王妃、世子及所有男丁全都被带走,府中总管、管事等一个不漏,被带往刑部,另有靖亲王妃身边的心腹、得用的嬷嬷也一并被带往大理寺。

之所以分了三个地方关押,除怕他们串供,也是想赶在封笔前,把事情处理完,便分开来审问。

靖亲王妃咬死不认,世子倒是很痛快,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问什么,他就说什么,完全没有隐瞒,倒是让大理寺卿等审问的人大感惊讶,他所招供的内容,大部份都已写在案卷里了。

靖亲王妃大概没想到,她以为很隐密的作为,却让她所妒恨的那个暗卫看在眼中,她与凤家庄交易时,把靖亲王妃给卖得彻底,但对方却完全不知是谁把她给卖了。

与江湖人勾结干了不下五十起灭门血案,私蓄养兵,纵奴侵占百姓田产,罪名罗列下来洋洋洒洒数十条,皇帝判她斩立决。

至于世子和他几个兄弟,细查后参与其中的,与亲王妃一样斩立决,世子虽也牵涉其中,但直到判决下来,他才知道,府里知情且参与其中的,并不止自己一个,甚至还有几个侄儿?!

他娘到底拉扯多少个儿孙进来?

皇帝因之前自己才白发人送黑发人,所以只把牵涉其中,且情节重大者斩立决,其他人全圈禁府中,靖亲王虽不知情,但他身为亲王,却对妻小所为毫无知悉,没有尽到为人夫、为人父的职责,一样要圈禁,然因他行动不便,所以皇帝没有把侍候他的太监给撤了,而是让他们继续侍候他。

至于府中其他下人就全部都撤回内务府了,这些人应该也不会再被派去侍候别的贵人,而是终老闲置在内务府中做些杂务了。

靖亲王府虽被封了,不过因为靖亲王每月都需太医请脉,所有的府门被封,却留下一道东角门没封,好方便太医进出,因为留了这扇门,其他的门也都被封上,每日粮食菜蔬柴薪便都由此进。

府中没留侍候的人,所有的杂事,全都得由这些原本娇生惯养的夫人、少爷、姑娘们亲自动手。

就连煮吃食烧热水,也都由他们自己来。

靖亲王府里的生活有多苦,季瑶深颇心有戚戚焉的写了个仔细,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。

“咱们的人怎么……”春江看完之后,不免疑惑问道。

黎浅浅轻笑道,“咱们的人不像云少堡主的人那么无聊。”

靖亲王一家活下来的,都被圈禁了,鸽卫们自然就对他们不再关注,季瑶深是无聊,才叫人去打探,只是黎浅浅没想到,云少堡主竟也这么纵着她。

皇帝在处置靖亲王妃时,速度之快简直叫人叹为观止,要知道,毒死数名皇子的咏亲王,现在可还在宗人府里蹲大牢呢!

春江想了下道,“靖亲王妃母子等人,这么快就伏法了,就不知金老板和蒋老太爷他们……”

“应该也快了。”

不过再快,也要等到年后了。

王老大人一家虽是离开温泉客栈了,但在离开前,王管事把黄石头从牢里捞了出来。

刘二得知此事时,觉得有些奇怪,跟谨一提了一声,凤公子因为王老大人有意让曾孙求娶黎浅浅,所以对王家的事颇为上心,派了一组数字公子跟随其后。

除夕这天,当大家准备吃年夜饭时,数字公子匆匆而回。

凤公子看他们一行人,累得两眼通红,有些心痛的叫他们先去休息,不想,数字公子却摇头,“公子,等属下回禀完之后,再回去歇息不迟。”

“那行,你说吧?”

凤公子走到他身后,右掌贴在他身后,慢慢注入一丝内力,由背后传来的温暖,让数字公子舒服的轻叹。

等他缓过气了,他便向凤公子说起王家的事。

“公子,王老大人夫妻死了。”

嘎?死了?

“怎么死的?”凤公子一愣,随即问道。

“猝死。只是两个人都是猝死,就显得不自然了。”

凤公子点头,让他接着往下说。

“我们怀疑是那个叫黄石头的下的毒手,可是偏偏那人有人证,他当时在酒楼里与人喝酒。”

“人证是谁?”

“王老大人的嫡长子,说是嫡长子,其实他是继室高氏生的大儿子,其实应该是嫡次子,不过王老大人压根没把元配曾氏,及其所出的嫡长子放在心上,所以纵容继室,把他抹去。”

霸占曾氏嫁妆和曾父遗产,却把曾氏母子从王家抹去,就连凤公子这外人听了都觉不平,更何况是当事人的儿孙。

“黄石头从牢里出来之后,因为王老大人想从他口中,探知王灿的生母何在,及他有无妻小,所以王大老爷父子便常带着他四处吃喝玩乐,想要借此让他放下戒心。

因此王老大人夫妻猝死时,他和王大老爷父子正在酒楼里饮酒作乐。

“你们为何怀疑是他下的手?”

“他出门前,曾到二老的房里去过,据他说,他是去告辞的,要过年了,他得回家和家人团聚。”

王家总不能老扣着人不让回家吧?所以他要回家,跟二老辞行,没有问题。

只是,“他既然已经辞行了,怎么又和王大老爷去酒楼饮酒作乐?”

数字公子道,“这是王大老爷父子力邀,不许黄石头拒绝,他推不掉才勉强跟着走这一趟,不过也幸好他跟着去了,否则,他也就没人可以证明,他与王老大人夫妻的死没关系。”

凤公子冷哼,“说他没关系,还太早了一点。”

“您瞧出端倪了?”数字公子眼睛一亮,两眼亮晶晶的看着凤公子。

“没有。”凤公子很直接的泼他一盆冰水,“只能说,很可能和他有关系,至于是什么样的关系,就不知道了。”

数字公子难掩失望,凤公子笑着拍他的背,“晚上多吃点,看看会不会变聪明些,我就等你明年把这案子给破了啊!”

“您啊!还是别作梦了!我要那么厉害,早就去进士当官去了。”

“现在也不迟嘛!”

“别,您别害我。”数字公子忙推个干净,凤公子送他出门,让玄衣领他们下去更衣休息。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。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穿越之教主难为》,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教主难为第七百七十二章 猝死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穿越之教主难为第七百七十二章 猝死并对穿越之教主难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
北京pk10两期人工计划 pk10走势软件手机版 北京pk10在线计划更新 北京赛车视频直播网站
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pk10最常用的两期计划 北京赛车注册要多少钱 北京pk10官方投注
pk10前二全体计划 pk10怎样分析走势分析 北京pk10百度百科 北京pk10彩票规律
pk计划软件手机 pk10六码两期计划论坛 北京赛车冠军单双技巧 北京赛车7码3期必中